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文化 泛文化 社會
  • 正文內容

操場埋尸案疑犯仍干部身份 表面斯文有三四段婚姻

閱讀:395 次 作者: 來源:成都商報 發布日期:2019-06-22 14:39:28
基本介紹: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社會資訊。

  一具骸骨驚現操場下,湖南新晃一中的6月20日不平靜。

  這起命案系在新晃縣2019年4月中旬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被發現。

  疑犯為杜少平。據其向警方交代,自己于2003年1月將鄧某殺害,并埋尸于新晃一中操場內。經指認,6月20日0時許,新晃一中操場內果真挖出一具尸骸。目前,警方已在進行DNA鑒定。

  鄧某的家屬告訴紅星新聞,2003年,鄧某53歲,在新晃一中負責學校工程質量監督管理工作。時任校長黃炳松將學校400米跑道工程承包給其外甥杜少平。但施工期間,出現偷工減料、虛報工程款等問題,對此,鄧某拒絕簽字且提出異議。

  2003年1月22日鄧某神秘失聯,至今16年。

  6月21日,紅星新聞趕赴新晃,試圖還原與此案相關的3個人到底經歷了什么。

  “尸骨被挖出后腰間綁的衣服還未腐爛”

  張鋒(化名)是新晃一中退休教師,他與疑犯杜少平從小相識,與時任校長黃炳松在不同單位共事多年,目前仍有頻繁聯系。張鋒也曾與此次疑似遇害的鄧某共事約兩年。

  2003年,張鋒經歷了鄧某失蹤事件。

  失蹤時鄧某進入新晃一中不足兩年。張鋒告訴紅星新聞,鄧某曾在新晃一中教學儀器廠工作,后調入學校后勤部門。在張鋒印象中,鄧某脾氣直、敢講真話,看見烏七八糟的事情不會藏著掩著。

  張鋒回憶,那時候,鄧某五十多歲,頭發已花白,他喜歡戴鴨舌帽,喜歡留小平頭,左右兩邊偏上的頭發會稍微留多點。

  2003年新晃一中的400米跑道工程沒有公示、沒有通知,張鋒說,時任校長黃炳松直接將工程承包給了他的外甥杜少平。

  “但合同有公示,我跑去看了下,總造價95萬左右,但最后聽說給了兩百萬。”對此,張鋒并未細想。但負責監工的鄧某不同。“他知道那是豆腐渣工程,但又沒辦法,只是告訴施工的人,等工程驗收簽字時再說。”

  2003年1月22日,新晃一中放假前第二天。

  張鋒稱,已故的新晃一中總務處主任姚某英曾向他講述鄧某失蹤當日的情況。

  那日中午,鄧某與姚某英在工地旁一房間內下棋。杜少平走了進來,告訴二人,快過年了,工程上發點橘子之類的年貨,姚某英去取,但鄧某拒絕了。

  “因為棋下了一半,姚某英取東西后返回,準備上二樓繼續下棋。但在一樓就被杜少平擋住,他說,人已經走了。”

  之后,姚某英離去。第二天,鄧某失蹤的消息傳開。

  張鋒回憶,鄧某失蹤后,時任校長黃炳松曾組織學校員工分多組搜山,“水塘、茅草洞到處找,找了兩天沒找到”。

  2003年1月23日,新晃一中學期最后一天,“學校組織老師們會餐,鄧某未到。但家屬到學校找人,沒找到”。

  鄧某的家屬告訴紅星新聞,尋找多日未果,最后只能按失蹤人口處理。但這16年,他們始終未放棄尋找鄧某。直至杜少平因掃黑除惡被抓后,此案真相才浮出水面。

  6月20日,新晃一中的一名水電工曾在挖掘現場架設路燈。張鋒稱,這名水電工曾告訴多人,尸骨被挖出后腰間綁的衣服還未腐爛。紅星新聞撥通此人電話后,對方拒絕就此回應。

  這個細節令張鋒想到了鄧某遇害前的一個習慣——天氣太熱,鄧某會把衣服脫下來綁在腰間。

  “疑犯表面很斯文,有三四段婚姻”

  2003年1月,鄧某失蹤后,張鋒曾數次見到包工頭杜少平,“他很平和,根本看不出來做了那樣的事”。

  張鋒稱,杜少平最先在新晃縣附件廠工作,在新晃一中教學儀器廠也曾待過。之后,杜少平進入父母所在的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,“聽他母親講,他曾做過這個中心下面的內衣廠廠長”。

  警方公布的杜少平戶籍所在地就在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不遠處。在此周圍,紅星新聞找到了多名與杜少平相識的人。

  其中一位女士稱,1992年左右,杜少平曾擔任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內衣廠廠長,“我是那里的員工”。之后,他將內衣廠改為KTV,生意不錯。

  談及對杜少平的印象,這位女士稱,“他挺有禮貌,開KTV后見到我們也有說有笑。外表很難判斷一個人”。

  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系國企,該中心多名工作人員及相關負責人向紅星新聞證實,杜少平及其父母均在此地工作,“杜少平是一般營業員,之后搞內部承包開KTV下崗了。他是中專畢業,目前仍是干部身份。他的檔案在縣里”。

  杜少平是夜郎谷KTV的負責人。6月21日,紅星新聞在現場看到,夜郎谷KTV已被警方查封。門上的《催款通知》顯示,2019年4月22日,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曾向杜少平催收房租。該中心一名工作人員向紅星新聞證實,杜少平已承租此地十多年,生意較好。

  周圍群眾稱,4月時,KTV突然被查封。紅星新聞看到,夜郎谷KTV入口處,張貼著大幅掃黑除惡海報。

  張鋒向紅星新聞介紹,鄧某失蹤后,杜少平曾與他的第一個妻子離婚,但仍同居。之后,他又有了兩三段婚姻。

  之前,鄧某的家屬曾舉報稱,杜少平與妻子系假離婚,“是為了轉移財產”。

  在張鋒印象中,杜少平外表溫和、說話細聲細語,“表面非常斯文,根本看不出他做了那樣的事情”。

  張鋒稱,杜少平身涉多起案件,但一般不會親自動手,“他手下有十多個‘馬仔’”。這次事發,是因為杜少平放高利貸,“那人還不起錢,利滾利,杜少平威脅要把他沉河,之后不知發生了什么,那人報警了,杜少平就被抓了。很早前,新晃的人就把他們稱作‘黑幫’”。

  6月21日,紅星新聞注意到,某視頻平臺上流傳著一段疑似杜少平的視頻。畫面顯示,一名男子參加2018年新晃一中1978屆同學聚會時表演“反串時裝秀”,節奏歡快。

  紅星新聞從與張鋒等人處證實,視頻中的男子確為杜少平。

  “黃校長怕血,殺雞殺鴨也要我幫忙”

  張鋒與黃炳松相識多年,直至今天,雖然黃炳松遠在深圳,但他們仍頻繁聯系。

  張鋒介紹,黃炳松最早在新晃第一完全小學做老師,教音樂;約在1972年前后,被調至新晃縣文工團;四五年后,才到的新晃一中,“他一開始負責共青團方面的工作,之后分別擔任副校長、校長、黨委書記三職”。

  據張鋒回憶,黃炳松擔任校長時,“總務處主任只有100元的報銷權力,超過1元也要校長簽字”。

  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黃校長見不得血,過年過節殺雞殺鴨,基本都是我去他家幫著殺。”張鋒告訴紅星新聞,黃炳松退休后就去了深圳,和女兒住在一起,“他的眼睛有問題,所以常戴著帽子遮光”。

  多家媒體報道稱,時任校長黃炳松已被警方控制。紅星新聞撥通黃炳松的電話,但無人接聽。

  6月21日下午,在張鋒的手機上,紅星新聞在至少兩個微信群中看到,黃炳松的微信號仍在給新晃一中某教師群的群友發送信息——

  “各位老師,大家好!時值盛夏,氣溫較高,為保護眼睛,不宜高歌,請諒。待到八十校慶時,我們共同高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我愛你——母校》”。


標簽:社會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北京赛车pk10开奖全民